家庭教育-家庭生活-家庭顾问网
  当前位置:家庭教育-家庭顾问网 > 家庭生活 > > 正文

啊少爷不要舔那里/老师和学生肉肉文

   日期:2020-05-15 20:38    

 

“臣妾若不相信皇上就不会入宫,在烟花之地十年,臣妾从来没放弃过为父申冤,每个午夜,臣妾都能看到父亲含恨的双眼,皇上,臣妾并不是不信任你,臣妾只是太心急,如果可以,请皇上允许臣妾亲手去查这个案子。”我跪在床上哭道。

“唉、朕能理解你为子女的那份孝心,但是这件事,朕一再告诉你没那么简单,为什么你总是不明白呢?朕虽然是皇上,但是朕要考虑到全局。”凌霄叹息。

“臣妾明白,臣妾听从皇上法落。”我轻泣道。

“天一亮,你收拾一下去落凤宫住几日吧,过段时间朕再下旨召你回来。”凌霄抚着我的长发道。

“臣妾叩谢皇恩。”落凤宫即是众人所说的冷宫,后宫凡是犯错的妃嫔都会到那受过,而凌霄这句话就等于给我判了罪。

第一次感到疲惫,或许凌霄没错,但是我却无法接受,心很痛,却不能说出,只能默默的承受。

凌霄走后,我即带着恬儿搬到了落凤宫。

落凤宫似乎并不似想象中的冷清,里面还住了不少的宫人,但是看年纪应当都是先皇的宫人。

“好标致的一个美人,怎得也同我们这些老婆子挤到一块了?”一入宫门,即传来半笑半讽的声音。

我未理会他们,只是让恬儿去找一间空屋子,不想与人起争执。

“主子,北边有一间空屋,我们进去吧。”恬恬在宫内转了一圈,再小跑至我面前道。

“你们来晚了,北边屋子早有人住了,看来你们只能住厨房或是后院了。”还是刚才那个女人。

看起来年纪并不是很大,但是那眉眼,那脸型,一看就是尖酸刻薄型的,这样的女人在这里再正常不过,只是想不到她竟然在这里也欺凌他人,真是天生恶人。

“恬恬,我们走吧。”我并未理会她,只是招呼恬恬往北屋去。

我这人天生不怕恶,即使今日犯错受罚,也不代表我得低声下气。她只是个过了气的老宫人,即帮不上我什么,也没什么权势,我何必让她。

“敢情你耳聋,没听明白是吗,本宫说了这里有人住了。”那老女人,拦在门前道。

“我耳朵有没有问题,我自己很清楚,不需要你来告诉我,即便有人住,我今天也要住这。”既然她要横,我自然不会经她弱。

她已是昨日黄花,已在枯萎,永远不可能有死灰复燃的一天,而我则不同,凌霄说得很清楚,只是让我到这来暂住些时日,不久他会接我回仪安宫,我正值含苞待放的花蕾,随时都有可能绽放,随时会吸引赏花之人,随时有可能被移居华丽的居室。

“小蹄子还很傲,当年本宫比你还要傲,但是进了这落凤宫,再高贵的凤凰也只是小野鸡,没有出头之日了。”老宫人身体挪开了门。

我权当没听见,抬脚入内。

从来没想过一个老宫人竟如此歹毒,我没招她,没惹她,她不但出口就是嘲讽,现在竟然还伸脚绊我。

“主子,你、、你流血了。”恬恬惊愕之余冲过来将我扶起。

我知道流血,鼻梁火辣辣的痛,鼻血顺着人中流到唇上,渗进口内。

站起身,我一手按着手绢止血,一边走至老宫人面前。

“叭、”我冷冷的注视着老宫人,怒道:“不管你昨日有多风光,今天你都是废人,罪人,在这里,你有什么资格欺负别人,你这种人留在这里简直就是祸害。”

老宫人似乎没想到竟然有人敢打她,手抚着脸,呆呆的看着我。

“主子,你的脸。”恬恬不安的看着我,不用她说,我也想得到自己的脸肯定难看至极,那火辣的痛不是假的。

“小浪蹄子,你敢打我。”老宫人撒泼似的扑来。

“打你,是告诉你,这里不是你嚣张的地方。”我一侧轻易的闪开。

“姐妹们,这里是落凤宫,是我们的地盘,今天这个小浪蹄子一进来就为恶,我们一定要灭灭她的威风,都动手呀。”老宫人朝院中干活的众宫人吼道。

老宫人话一落,还真有几个宫人围了过来,我冷眼扫过。

“刘梦云,你真的要动手吗?”一直坐在一旁缝衣的中年女人放下针线看着老宫人道。

“怎么?你要护着她?”老宫人横眼扫过中年女人道。

“不,我只是想要提醒你,我们这些人是永远没有出头之日了,但是她有,她年轻,貌美,看上去人品也不错,而皇上也是个重情重义之人,让她落凤宫,足见皇上对她的重视,不屑多久,或许她就回去了,今天你对她动手,就是绝自己后路,你好好想想吧。”中年女人叹了声音端起篾子进屋了。

“梦云姐,还是算了吧,我们当初还不都是一样,进了这落凤宫,谁也嚣张不起来,时间会磨灭她所有的傲气。”原来靠过来的老宫人,也有人说话了。

我未再理会他们,甩开这叫刘梦云的宫女进了屋。

这是我到落凤宫的第一个晚上,有点像当年被带到映雪楼的那个晚上。

我与恬恬抱膝坐在被子里,恬恬不时看我,好像有话要问,但是每每又总是忍下了。

“恬恬,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我们是好姐妹,你不用怕什么。”我将下颌搁在膝头轻声道。

“主子,您犯了什么错?皇上早上不是才从仪安宫走的吗,为何我们要搬到这里?”

“我犯了欺君之罪,昨天晚上宫中确实有刺客,但是我却欺骗了皇上。”我轻叹道。

“啊,那刺客呢?”恬恬惊呼。

“走了,皇上放他走了。”

“既然如此,皇上为何……”

“昨晚我将他藏在了宫中,他是岳家的人,是来找我报仇的……”见恬恬一脸的惊恐,疑惑,索性一次将事情说了个清楚。

“主子,你怎得如此糊涂,他要杀你也,你怎么、、、怎么……”

“做都已经做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我现在特别希望他找出证据,只要他能证明他爹是清白,那也就间接的证明了我爹的清白。”

第一次如此期待,如果岳钊真的能找到那种药,那皇上一定会公开审理此案,那我们梅家的申冤也就指日可待。

“主子,如果他找不到呢?如果他那么说只是为了脱身呢?”恬恬紧抓着我的手,哭泣似的道,“主子,你真糊涂,你这样会害死你自己的。”

“若真是那样,我也认了。”我咬着牙道。

在看到岳钊时,在知道他的身份时,我就选择了无条件的相信他,就算为他送上性命也是我应当的,谁让我曾经是他的未婚妻呢。

想起在我五岁的时候爹爹有次回家拿了件漂亮的凤钗送我,第一眼看上我就爱不释手,爹爹告诉我,那是我与未来相同的成亲的信物。

家变后,那支凤钗埋葬在了火海了,看他昨晚的神情,应该不记的这事,或者说,只是当年我爹与他爹两人私下说的,并不曾告诉他吧。

手轻触脖子,心很痛,如果不是当年的变故,我与他应当早就成亲了吧,又怎么会像昨天一样见血呢?

虽然落凤宫的人不再欺负我们,但是也没人理会我们,吃饭,洗衣,样样都得自己来,幸好有恬恬陪着,要不我只怕会被活活饿死。

“主子,吃得惯吗?”这是恬恬今晚问的第十次了。

“恬恬,你要对自己有信心,晚上的饭我不是都吃完了吗?”我揉了揉恬恬的发尾微笑道。

“唉,不管是在映雪楼,还是在仪安宫,主子吃的都是上等的佳肴,不像在这,只有窝头与咸菜,而且奴婢吃过了,那窝头,奴婢没有蒸熟……呜呜、、奴婢没照顾好主子、、、”

恬恬趴在我膝上大哭。

是啊,以前只有饿的时候,却没吃过半生不熟的饭食,更别说窝头了,晚上其实也不想吃的,但是当时看到恬恬那要哭的表情,我硬是咽了下去,到现在,喉咙还有些痛。但是这又算得了什么,在当年家门遭遇不幸时,我就有这种心理准备,只是苦了恬恬,虽然在青楼里不见得好,但是最起码温饱总是没有问题的,可是跟着我进宫,不但要挨饿,只怕还有性命之忧。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别哭了,是我对不起你,让你跟着我受苦了。”我轻拍恬恬的背,她其实要比我小,但是却在很小时就要学着去照顾人,要说苦,她比我更苦。

她的哭声渐渐小了,直至后面完全消失,我知道她睡着了,也难为她了,自从那日陪我在慈安宫跪过后,她就每天提心吊胆,用她的话说,她怕睡着了醒来时就被赶出宫了。

将恬恬轻轻放倒在床上,盖好被,我吹熄油灯,走至了院中。

夜凉如水说的就是这样的夜晚吧,一阵风吹过,像是渗进了骨头,即使如此,我也不想加屋拿衣服,夜冷,我的心更冷。

常听人说,最难揣测的就是帝王心,昨天晚上前一刻还在缠绵爱语,下一刻就让我自己来落凤宫,纵然是早有心理准备,我还是有点难以接受。

若不是大仇未报,昨天那种情况,我一定会哭着喊冤的,但是现在,却只有默默的接受。

肩上突然多了双手,侧首一看,竟然是凌霄,他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披在了我肩上。

“这么冷为什么不进屋。”凌霄的声音依旧是温柔的。

可是听在我心里却没有温度,他似乎以为这里是仪安宫,这么晚了,竟然还来这。

“臣妾睡不着,所以出来看看星星,皇上不应该来这里。”我推开凌霄的手,将衣服拿下,放在他手上。

我知道我应该哄着他,拍着他的马屁,但是今晚我真的没有心情,就让我暂时忘记仇恨吧,今晚我只想做最真的自己。

“你在怨朕吗?”

“臣妾不敢。”

“是不敢,而不是不会。”凌霄再次将衣服披上我肩,并且用双手压着我的肩道:“不许再拿下来,朕知道你觉得委屈,为了朕,你就再委屈几日,一个月后,朕就接你出去。”

“一个月?”我的心在哭,这种日子还要过一个月。

“是的,一个月后就是冬至了,冬至那天朕一定会接你回仪安宫。”凌霄欲将我拉入怀中,我避开了。

“臣妾明白,夜已深,请皇上回宫安歇。”我后退数步,今天我已经经受了太多,不想再听到伤心的话,即使是皇上,我也要任性一次。

我未理会凌霄的惊愕,道了个万福后,转身回到了屋内。

关上门的时候,听到了凌霄那几不可闻的轻叹,我知道今晚这样做不对,但是人总不能时刻都理性的。

在恬恬身边躺下,心里一阵阵的痛,我似乎对凌霄倾注了太多的感情,现在他的一句话,一个表情,都会让我心伤或是心喜半天,难道在不知不觉间我已经陷进了他纺织的情网吗?

就这样躺到天明,一夜未睡,却并不觉得累,只是心痛,那种淡淡的,像是被一根绳子勒住胸口的感觉。

在落凤宫的日子很单调,恬恬煮的饭菜不再那么难吃,自从第二天后,都有专门的宫人送饭菜到落凤宫,虽然比不得仪安宫,但是已经相当丰盛了,就是这点,已让那些老宫人羡慕不已,我与恬恬留下一小部分自用,其它的都分给了老宫人,慢慢的,大家也同我说话了。

今天已经是第二十天了,虽然凌霄自那天之后未再来过,我心里很是难受,有好些个晚上失眠,白天也很难受,这种情况持续好几天了,尤其是每天早起的时候就像要我的命一样,不想吃东西,但是因为恬恬做的很认真,这天早上实有忍得太辛苦,在恬恬的注视下,我终于将吃下的面条全吐了出来。

“主子,是不是奴婢做得不好吃?”恬恬紧张的问。

“没有,可能昨晚睡的时候着凉了吧,有些不舒服,不想吃。”接过恬恬递来的绢子,我勉强的笑道。

“张昭仪,怎么这么不小心,是不是晚上凉,被子不够?”第一天要给我下马威的那位老宫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主子,要奴婢回仪安宫拿床被子过来吗?”恬恬闻言起身道。

我摇了摇头,“不用了,免得让人说闲话。”

其实我心想着再十天就好了,十天后就能离开了,但是当我站起身时一阵晕眩,我扶着椅子勉强站住,但是胃里翻江倒海似的,我哇哇的又吐,吐到最后连水都吐不出了,才算了事。

“呜呜呜、、、主子,您怎么了?您撑着点,奴婢这就去请太医。”恬恬将我扶到床上,哭着道。

我抓着恬恬的手,虚弱道:“不、、不用、、、我歇会就好。”

“不,刘太嫔,麻烦您帮奴婢照顾一下我家主子,奴婢去豆腐脑太医。”恬恬哭着道。

“小丫头,我看你也别急,或许真的只是受了凉,一会到我屋里拿些经煮水来喝,然后睡一觉出身汗,保管你就好了。”老宫人刘梦云探着我的额头道。


(编辑:清枫学长)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业务范围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版权所有:家庭教育-家庭顾问网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Copyright 2004-2023 edu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沪ICP备08103758号
网站信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