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育-家庭生活-家庭顾问网
  当前位置:家庭教育-家庭顾问网 > 家庭生活 > > 正文

小穴插的死去活来/傅少的哑巴新娘免费阅读

   日期:2020-05-15 20:38    

 

此番想着,眼角哭的就越凶……

好久了,不曾这番畅快的哭出声来……

从何时起,我已不记得,心底的伤到底是谁给的?玉姨?师父?

不论是谁,我都觉得,自己活得好累,好累……

可,眼前,让我更加无可奈何的是,我哭的凶,荀承佑就吻便我的泪水,我捶打他,他就吻我的眉眼,我终于止住了,安静的蜷在他怀里,他就吻我的唇,他总是有办法叫我住嘴,更又有办法让他的侵略,理所当然……

“朕给不了你唯一,给不了你自由,给不了你任何承诺,但是朕可以给你一个约定”。良久,他才放开我,指腹摩挲我的面颊,喘着气,无比郑重的对着我,复又自腰间取出一样金黄色的东西,递于我面前,道“这是朕赐你的金牌,如果哪一天,你厌倦了皇宫的生活,觉得那里再没有你的牵挂了,就拿着这个离开,朕不会阻拦,但是,这次机会,你一定要留下”。

我错愕的看着手中沉甸甸的明黄色令牌,心底忽而沉静下来,他认真了……

末了,抬眸,四目相撞,炙热的眸子里,闪烁着志在必得的霸气,紧抿的薄唇说不出的威严。

我知道,这个男人是认真的,他的挽留,他的条件,甚至他的约定,都是认真的……

忽而,目光飘向他身后的那两匹骏马,此刻,依旧亲昵的分享着彼此的美食,万里山河,在它们眼里,丝毫没有意义。或许,适时,我也该放下所有的包袱,将武装自己的外衣脱下……

虽然,我也不知道,对于荀承佑提到最后的两种结局,自己更希望的,是哪一种……

四月份的天气,还是渐暖了些,这番争执久了,额际缓缓地渗出薄汗,目光忽而转向抱着我的男子,此刻的他,神情似是有些缓和,炯炯有神的眸子看着远方,没有焦点,不知在想着什么。

然而,我忽然觉得,这一幕,是我们二人接触以来,最为和谐的一次,曾经的过往片段,参杂了太多的偏见,猜忌,争吵,甚至防备……

而今,我倒是轻松了许多,单,也只只是轻松,丝毫高兴不起来。

“皇上爱过吗?”半响,我鬼使神差的问道,心底亦是一惊,纤指缠绕着。紧张的看着他。

闻言,男子浑身猛然一震,凌厉的眸子倏地扫过我,一时间,我仿佛成了他的敌人,他的威慑力在这一刻,挥洒的凌厉尽致,甚至,我被他的这一眼神,惊愕的身子开始微微动摇。

“柳儿和你说了什么不曾?”一道冷冰冰的声音,忽而撞进来。

我愣愣的看着那蹙微拧的剑眉,为何?我偏偏没有听懂他说什么?什么叫柳儿说了什么?

“皇上紧张什么?”我怎么都觉得,此刻他紧张有些异常。

“柳儿从不曾说什么,她都是尽心尽力的服侍我,您又什么不放心的”。我微微染了怒,如今,皇宫对我而言,最最放心不下的便是柳儿,自从入宫,她对我,已不是宫女那么简单,几番波折,我已将她视为姐妹相待。

一时间,男子似是松了一口气“没什么,你别乱想”。他含糊的道,却没有正视我的问题。

忽而,男子将我扶起身,自己跟着往前走了两步,良久,背对我的身影才缓缓道“瑾儿,不要背叛我,记住”。

我惊讶的看着那个颀长的身影,笔直的身子,伟岸的站在那里,孤傲的背影,竟是说不出的悲凉……

悲凉……

心底不禁失笑,若是让这么骄傲的人,知道,我已经不止一次同情他,甚至在他得尽江山之时,还会觉得他悲凉……

他会不会将我杀了?

我想……不会,因为我们是一类人……同样用力汲取温暖的人……

背叛?这个字眼,荀承佑已经不是第一次警告我了,如此,我也不必深究方才的问题了。

爱过……他爱过……

甚至是深爱……

是……那个……梦溪吗?

如此想着,心底猛地一颤,我不知道这么骄傲的男子,深爱一个人时,会是怎样的状态,可依他此刻的反应却可以说明,曾经,有过这么一个人,该是在他深爱时,背叛过,所以如今对着我,他才会这么介意,是吗?

“答应我”见我未言语,男子回过身,上前来牵住我的手,深邃的目光打在我的身上,一时间,我仿佛觉得,他将太多的希冀,赌注压在了我的身上……

沉重的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动动唇,却是转口道“师父他……你们……”顿了下,见他神色未变,才道“你们还可以回到从前吗?”

自他口中描述的这些,我了解,他们之间,曾经,该是有着深厚的友谊,甚至超越了生死,只是,谁也没有预料到,这份难得的情谊,却是在遇见我之后,变得遥不可及了。

其实,我也没想到,师父他,会在荀承佑和我之间,毅然的选择我,这份深情,放到曾经,我会感动到不顾一切,甚至在入宫的时候,如果他说出真相,我想我会不顾一切……

而今,我却愈加读不懂他了,师父,为何你能轻易放下我,而去选择公主,是因为责任吗?

忽而,眼前又是他刚刚,心痛的神情,以及那句,不变的相信我。

走到今天,我连我自己都无法相信了,师父,你能告诉我,到底该是相信谁吗?

末了,眼前的人似是听见了什么笑话,放声大笑起来,断断续续的开口“你知道吗?瑾儿……男人之间,最忌讳的便是……女人……”

他说什么?忌讳……女人?

见我错愕的表情,面前的男子忽而将我揽入了怀,轻声哄道“留在我身边,瑾儿,别的我什么也不奢望,这一次,相信我,卸下你所有防备,接受我,嗯?”

耳边,他一直循序渐诱的,依旧唤着我瑾儿。恍惚中,心底似是被融化,渐渐化作款款柔情。此刻,离他这么近,近到可以清楚的听得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和那番炙热霸道的请求。

“皇上可知道,师父他……在我心里……”

“会过去的,瑾儿……”,男子忽而打断我,有些急切的低头,目光里有些纠结“相信我,这些都会过去的,听我这一次”。他依然没有用敬语,单我却从未忽视他任何一句话。

蓝翎,过去的真的会过去吗?脚下的路很多,可我却不知该走向哪里……

或者,哪里才是我的牵挂?

“瑾儿,跟着我,也许,给不了你所谓的唯一”末了,男子复又开口“但是,相信我,我会给你完整的一颗心”。

“呵……”闻言,我竟是痴痴的笑了,笑得放肆,放纵。

唯一

我介意的,我忌讳的,我在意的,我渴望的……

荀承佑,他都懂……

他知道,我离开,不是因为不爱,而是师父他……他给不了我心底的唯一,因为他的那颗心,已被公主咬掉了一角,再也不属于我。

震惊的看着男子隐忍着的俊颜,也是这一刻,我才恍然大悟,知晓曾经的自己,错在了什么地方?

师父……我在心底默念着。知道我们为何会走到今天吗?

金石所致,金石为开……原来,真心是可以迷惑人的,甚至可以把人灌醉……

公主,公主她……赢得……名符其实。

“我答应你……”我掷地有声的答道,彼时,心底泛起了阵阵疼……原来,爱情面前,真的没有羞耻,我以为的天长地久,终是抵不过旁人卑微的点点滴滴,面前的男子让我找到了答案,为什么师父会做出那样的选择。

是啊,谁的心都是肉长的,面对一个满心装着的,都是自己的人,谁又能无动于衷,铁石心肠?

更何况,他们本就是夫妻……

“相信我,你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的”。闻言,荀承佑兴奋的把我抱起来,圈在怀里,坚挺的鼻梁摩挲在我的耳际,口中诉说着甜言蜜语。

“皇上,不要期望太高,我也是心不由己”。我哽咽着,说不出是何种情绪,就是想哭。

“我会让你心服口服的”,他没有反驳,只是说了这一句,然而,我却想笑了。

心服口服?荀承佑,他还真是什么都想得出。

蓦地,见他圈住手掌,打了个响哨,于是,方才还在晒着太阳的那两匹骏马,悻悻的过来。

彼时,我和荀承佑坐于一匹马背上。男子忽而大喝一声,马儿嘶鸣着冲了出去,有那么一瞬间,我仿佛听见了什么东西,落于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随之,我的心陡然一颤,本能的看向身后。

“疯了吗?”荀承佑见状,一手揽住我的上身,大声喝道“不要命了?老实点”。

“停下,停下,快停下”。失神过后,我彷如疯了一般,素手狠狠的攥住男子的衣袖,口中失控的喊着。

白玉簪,是我揣在怀里的白玉簪,是师父送我的白玉簪啊……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别动……”荀承佑不满的呵斥一声,肘部紧紧的锁住我。

我气的鼓着腮帮,心像是被什么抽走了,不受控制的游离在莫名的恐慌之中。鬼使神差的低头,张口就是咬在了男子的手臂上。

“啊……”的一声,荀承佑惊呼一声,本能的缩回手。

我趁机,顺着空隙,跌过去,丝毫没有想象之后会带来什么后果,脑海中,唯一的意念就是……那不是别的,是我放在心上的白玉簪,或许,是放在心上的师父……

“瑾儿……”

“翎儿……”

谁?谁在唤我?身后,不知谁的声音,连着音色都变了调。

不管是谁,我都没有顾及,本能的起身,忽而,脚下传来一阵钻心的疼,我蹙着眉,素手悄然运气,几个翻身,复又回到方才离开的地方,只是,这一次,脚下没有站稳,身子倏地跌倒在地。

白玉簪?白玉簪呢?

我跪在地上,四下寻找着,手上不断的扒开冒出头的青草地。

没有?为什么没有了呢?

白玉簪,我的白玉簪……

“你这个……”半响,一阵疾风驰过,转眼,荀承佑黑着脸,怒气冲天的将我自地上拽起来。

耳畔,又是一句“脚怎么了?”

然而,说话的,这一次,却不是荀承佑。

我怔怔的看着他身后的人,焦急的脸上,额际滑落一道汗珠,拧起的眉峰,还有那双深邃的眸子,陌生又熟悉,禁卫军的衣服穿在他身上。

一如初见时,我仿佛也是这般,狼狈的对着他。

师父他,果然就在附近,可是,为什么?

真的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努力了这么久,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点……

任彼此如何挣扎,都是无计可施……

这颗心,真的被我遗落在万无天际的草原之上了吗?

蓦地,脚下一个腾空,身子被荀承佑抱了起来,转头回去的方向走着。

“等下……”我惊呼着,视线却在对上怀里的人时,顿住了。

“重新开始,你自己答应过我的”。他的声音不大,可我相信,师父他……听见了,而且,他没有用敬语。

我本能的偏过头,入目,是那双如同自己一样,受了伤的眸子,碎的看不见眼底。

一时间,身上所有的力气似是被抽走,再没有任何生气……

耳畔,有一个声音在说,蓝翎,过去了,过去了……

于是,我赫然转过头,蓝翎,我告诉自己,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

师父,我们都让彼此失望了,所以,任凭谁再挽留,都已是回不到最初。曾经,翎儿的这颗心给了你,如今死了,就还给翎儿吧……

如果……如果有来生,师父,求你,求你一定一定紧紧的套牢我,不要让我再轻易的离开你的视线……

好不好?

末了,我伏在荀承佑的怀里,没有再起身,默默的任由他牵着,不知前方的尽头……素手紧紧的攀附在男子的脖颈出,头抵在他的胸前,事到如今,倒不如做得再像一些,也许,心底还会好过些。

宿命,蓝翎,也许真的是宿命……

颠簸在马背上,呼啸的暖风轻轻拂过发丝,头顶,荀承佑轻柔的收紧手臂,彼此谁都不曾说什么,安静的空气里,胜似……千言万语。

蓦地,阖上双眸,缩了缩身子,忽略掉一切有关记忆里的片段……

渐行渐远……

最后的最后,我还是随着荀承佑回了宫,这一次,我不知道路的前方,等待我的又是什么样的结局,然而,我依旧是没得选择。命运,对我来说,已经不止一次这样,无能为力了。

似乎,我所做的,都是在妥协……

时间又过了两日。彼时,我坐于未央宫的庭院内,手中端着上好的龙井,呻了一口,心底暗自喟叹一声。

目光复又落在一旁的笼子上,这是荀承佑自尚华苑带回来的两只小白兔,雌雄个一只,其中的母兔子,还怀着小小兔。是当时侍卫猎到的,正巧我看见了,才没有被吃掉,如今,荀承佑见我欢喜,便一道带回了宫。

这两日,他都会过来,对我也愈发好了,只是话依然不多,好似,我们都不是善于言谈的人,可是他的柔情和细腻,我却深深体会到了。

也许,真的是心里的那个人,装的太久了,所以才没有看见面前之人的用心和呵护。

只是,这一次,我却不知如今的自己,可否有那个勇气,接受眼前的一切……

“娘娘……”恰时,柳儿自正门进来,手里提着篮子,快走了几步,道“娘娘,青菜拿来了,御膳房什么都有,而且都是清洗过的”。说着,自篮子里拿出来一直胡萝卜,率先递在了兔子跟前。

“呀,娘娘,您快看,它真吃呢?”柳儿撑圆了双眸,见萝卜被吃了近一半,兴奋的唤道。

闻言,我倒是嗤笑出声“你这丫头,真是在宫里待得久了,兔子吃东西,也能把你高兴成这般”。我打趣着,眉目渐渐舒展。

“娘娘……”倏地一下,柳儿的面上泛起了酡红,蹙起黛眉娇嗔道“您又笑话奴婢”。转而,神色复又明朗起来,不断为那两只小白兔奉献手中的青菜。

“娘娘……”半响过去了,又见念怡端着一个托盘自房内出来,奔着我这边唤着。在看到柳儿这一幕,亦是轻笑着“柳儿,你都多大年纪了,还玩这个?”

“怎么了?你嫉妒?”柳儿愤愤的抬眸,佯装嗔怒。

“娘娘您快看,往日里的小白兔,看见同伴,便升起了怜悯之意……”念怡冲我眨眨眼。

我配合的开口“好像……是有那么点意思”。

柳儿倏地停下手里的动作,愕然看着我们,霎时恍然大悟,站起身,追打着念怡“好你个小丫头,敢取笑你柳儿姐姐,看我不教训教训你”。说着,真的就跑过来。

念怡见此,慌忙的冲我求救“娘娘……您快看,柳儿姐姐恼羞成怒了,您可要置她的罪呀”。

“还敢求救,仔细你的皮”。柳儿不依不饶的在念怡身后追着,彼时,院子里的宫女太监,笑成了一团。

我亦是被她们感染了,跟着轻笑起来,这样的景致,怕是我入宫以来的头一回呢。前几个月,对于未央宫,仿佛太过压抑了。

“呀,念怡,你手里拿的什么呀?”忽而,柳儿气喘吁吁的开口,脚下的步子跟着停了下来。

随之,众人的目光皆投向念怡的手中,我随意看了一眼,像……盒子……

“呼呼……”见状,念怡亦是喘息着,弯着腰,腾出一只手扶住胸口,开口,语调有些不稳“是……茶……花糕,奴婢正想问呢”说着,见她直起身子,朝我道“娘娘,这还是公主送来的茶花糕,您是……?”

闻言,我才恍然,原来是那天荀稚心来的时候,落下的两盒茶花糕,还说……是太后赠与的,也正是如此,我才没有立刻丢掉,那么如今……

“奴婢怕放的久了,吃着不新鲜,所以来问问娘娘,这些该是如何处置?”念怡收紧了手中的盒子,明眸一眨一眨的看着我,似是询问。

如何处置?

是扔掉?还是吃掉?我犹豫着。

随即,忙摇摇头,这两种皆不妥,扔掉不合礼数,吃掉不合心意。

一撇头,在看见那个笼子时,脱口道“看看兔子吃不吃……”。反正,都是在未央宫,该不会传出去。

“那好,奴婢试试看”。念怡浅笑着答应,一旁的柳儿亦是应和“奴婢也来”。说着,纤指夹过一块,递到了笼子面前,片刻,笼子里的那两个白乎乎的小肉团,闻着味,转了过来。先是用鼻子嗅了嗅,再是小口的嵌了两口,最后,直接将柳儿放在那里的半块茶花糕,都吞了进去。

我瞧着,黛眉渐渐舒展,心底不免又想起送来这茶花糕之人,回想起来,当日的情形,是一种怎样的志在必得,才会嚣张的在面前炫耀。

荀稚心,有那么一刻,我倒是欣赏起她来,不问手段,她所作的一切,都是听凭自己的心意,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追求自己心爱的人。

这,有错吗?

那么,我呢?

错了吗?蓝翎……

“啊……娘娘……这是怎么了?”倏地一声,念怡惊叫起来,音色里错愕不堪。

我本能的回眸,入目的那一瞬,我惊愕的站立起来,呼吸都觉得有些困难,脑海中一连串的片段,争先恐后的挤进来。

“娘娘……这……这……它怎么流血了?”柳儿亦是震惊不已,连着整盘的茶花糕,都掉在了地上。

“娘娘您快看”,霎时,念怡蹲在笼子面前,面色凝重的开口“只有母兔子流血了”。

闻言,我迅速的凑到近处,果然,如念怡所言,真的只有那只母兔子在流血,地方还在人的排泄出。此刻,雪白的兔子已然不复方才的活泼,躺在地上,呜咽着,肚子一处,一阵一怔的起伏着,一旁那只公的,不知所以的在它身边打转。

“娘娘,您说,是不是该检验一下这茶花糕”。抬眸之际,女子已悄然收好落于地上的糕点,询问的看着我。

蓦地,心底陡然一紧,本能的撑圆了双目,震惊于女子的聪颖,老实说,这还是第一次,我在她身上看见了智慧,以往,她给人的感觉,都是弱弱的,唯独今日,在触目是血渍的时候,她却依然保持着镇静的头脑。

念怡……这个颇为相似于玉姨的女子……

“娘娘……”,忽而,一双素手在我面前摆了摆,如此,我才发现,自己走神了。

“让本宫想想”。我回过神,淡声应道。同时吩咐二人切勿喧哗。

二人点点头,随之,于我一同进了房门。最后入内的柳儿将门带上。二人悄然立于我身侧,都没有出声。


(编辑:清枫学长)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业务范围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版权所有:家庭教育-家庭顾问网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Copyright 2004-2023 edu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沪ICP备08103758号
网站信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