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育-家庭生活-家庭顾问网
  当前位置:家庭教育-家庭顾问网 > 家庭教育 > > 正文

放松一丫头放松一会就不疼了|给亲妈说想上她

   日期:2020-05-15 20:40    

 

少年回头,眼前出现的是一张比自己还要脏乱几分的脸,横七竖八的污迹一直延伸到这人的脖子,就连拉着他衣袖的那只手上也是黑乎乎的。

这……是比自己还惨。

“你?”

少年伸出一只指头戳开那只手,就在他准备再次走向中间的那群大汉时,又被拉住了。

回头,瞧见比自己矮去一个头的那脏人儿冲他摇摇头。

“会死的。”

就在脏人儿低声开口时,另一个差不多大的孩子一把将脏人儿给拉回身边,望着他的一双杏眼怒气冲冲。

“死了便死了,想死的人拉不住。”

夏知秋的声音引起那些黄衣大汉的注意,当头的那人拿着沾着血迹的大刀走来,指着夏知秋怒声道:

“你倒是像拉不住找死的那一个!”

“对,那便求壮士砍了我,好让我早些解脱。”

夏知秋仰头直视着黄衣大汉,就在这时邋遢少年发现刚刚还怒气冲冲的那双杏眼竟然成了一汪死寂,如一潭发臭的死水。

“哥哥也不要我了么?”

一双黑乎乎的手抓住夏知秋,言语里满是绝望和无助。

夏知秋拂开那双手,一双眼凄苦地盯着逐渐暗下来的天空。

“莲儿,罢了。他们说的对,你以为我们真能等到胜利么?即使,即使等到了又能怎样?”

夏知秋杏眼里被泪水充斥,低头望着楚莲墨时几滴泪水恰好落在他那双黑乎乎的手背。

“莲儿,凭我们怎么能活下去?楚氏暴虐早已将我们的亲人分散,世道只会越来越艰难,我们在这里活不了的!他们说的对,不如早日脱离这苦海,莲儿,同哥哥一起去罢!”

夏知秋的话让黄衣大汉面露几分喜色,忽然对着身后人抬手道:

“男人杀了,孩子跟妇人都带走!”

不过须臾,随着惨叫的终结城中满是鲜血。空中的雪刚接近地面就因为还没凉透的余温而融化。

看来,前方的战事真的很吃紧,否则怎么会不管才抢回来的城池。

看着被推搡而来的十来名妇孺,楚莲墨慢慢垂下眼帘。刚好这时一片雪花落在他羽扇般的睫毛上,瞬间便化成了水从他的眼角滚落。

那些黄衣人用绳子将他们的双手都捆起,并恶狠狠地告诉他们谁敢逃就杀了谁!然后赶着他们朝城门外走去。

夏知秋扫了一眼和他们一样被抓起来的人,除了那名邋遢少年大一些,剩下的孩子就属她和莲墨最长了。

这些黄衣人抓他们,一定是为南国效力。但她不明白那个少年血气方刚至此,他们还觉得可以为之所用?

忽然,她看到在前面的楚莲墨又朝那少年凑近。

“你干嘛总粘着我?我可帮不了你。”

少年皱眉对着旁边的楚莲墨低声道。

“我只是想告诉哥哥,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什么意思?”

雪开始越下越大,它们落在脸上莞尔就化成了凉水,寒冷地刺骨。

楚莲墨伸手擦掉脸上的水渍仰头对少年笑道:

“只要能活着,只要能有口饭吃,不比在云国朝不保夕好?”

少年闷不作声,一双极其有神的双眼盯着旁边人儿,谁知就在这时那人儿又被一把拉了回去。再回头,看到那双熟悉的杏眼里满是威胁。

这般警惕?

莲儿……莲儿?难道?

少年停下脚步,等两人与他擦肩而过时楚莲墨仰头浅浅一笑,也在这时少年注意到这张脸上被雪水淌过的肌肤一片瓷白。

就像他以前砍裂的黑岩中露出的宝石般。

原来如此。

少年唇角微扬,忽然整个队伍都停了下来,最前头的黄衣大汉喊道:

“就在这儿休息。等明日就有人来护送你们去南国,以后你们便不会挨饿,不用再担惊受怕了!”

听到黄衣人的话那些妇孺脸上满是欣喜,似乎早已把之前的一幕忘得干干净净。

夏知秋不禁紧皱起眉头来,她不明白这些黄衣人究竟要做什么。

送他们去南国享福?成为南国的一份子?

她才不信。

“哥哥。”

听到这声夏知秋转过头来,神情也柔和了不少,可当看到楚莲墨望着的人不是自己时脸色瞬间变了。

难道?

想起史册上的记载夏知秋不觉咬住唇。

不会的,莲墨现在还小。

即便会一见钟情也不会是这个脏到看不清长相的人!

“到了南国,我们是不是就要分开了?”

少年明显一怔。他没有料到仅仅萍水相逢的这孩子竟会对自己产生依赖。

“你想跟着我?”

看到那人儿点头,他笑问道:

“为什么?”

“因为这些人里就属哥哥最英勇。”

面前人儿的眸里流光溢彩,比那些宝石更为耀眼,让他不由伸出手想将这人儿脸上的污渍擦去一睹真容。

“干什么!”

一声低吼,紧接着那人儿被护在身后。少年这时心里更加了然了。

“等会儿我带你们走。”

夏知秋扬眉不语,只是低头又抓了一把泥土,将自己的两只手染黑后重重拍在了楚莲墨脸上。

原来,他就是等他这一句话么?

只是即便有这少年相助,真的可以抵挡那些黄衣人?

夜色浓重,那些妇孺挤在一起相互取暖,虽然寒冷彻骨,可疲乏让他们很快就睡着了。

两人跟着少年从站岗的黄衣人身后趁其不备溜走,轻易地让夏知秋咂舌。

这么简单?

翻过山坳一路往下走,三人面前出现一条小河,以它为界,两边分别是云、南两国的阵地。

少年对楚莲墨伸手,笑道:

“牵着我。淌过这条河就是南国了。”

南国。

楚莲墨望着伸过来的那只手弯唇一笑。

“哥哥,这里不是南国。”

少年微微一怔,不过看着握住他的那只手眼神变得越发温柔,直到那人将一把匕首抵在他的胸口。

怎么回事?

夏知秋看着眼前的一幕晃过一抹惊色,不过立刻也抽出匕首抵在那人的腰间,冷声道:

“不想死就听话。”

虽然不懂,但莲墨一定有他的道理。

“为什么?”

少年开口,低眸看到那人退到他的身后将匕首抵在他腰侧,嗓音比脚边的溪流还清透冷澈。

“让那些人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怕会伤了哥哥。”

听到楚莲墨的话夏知秋开始查探四周,这时才发现河对岸开始聚集了不少火把,灯火通明仿佛要把一切都照亮。

而这一面也不何时赶来了一众士兵,个个握着刀警惕地盯着他们三人。

“你早知道了?”

虽看不清表情但少年的语气里有几分掩藏不住的诧异,眼神里不仅没有被胁迫的恐惧反而饶有兴致。

看到这些夏知秋将手中的匕首在少年右侧的手臂上毫不犹豫划了一刀,对着突然出现在身后但不知跟了他们多久的那些难民装扮的三人冷声道:

“不想他死就滚去对面!”

听到夏知秋的话那些人立马淌着河水朝对岸跑去。

“报上名来!”

河这面的士兵看到朝他们走来的三人警惕道,忽然他们主动朝两边散开,从中间走出来一人。在看清停在不远处的夏知秋后惊了一张脸。

“知秋!”

一身青色长袍的安子阳面色惊慌地跑到跟前将夏知秋拉到身边,俊逸的脸上仍然余惊未平。

“子阳哥哥,派人押住他!”

夏知秋指着垂着头看不清面色的少年,待士兵上前后,跑到楚莲墨身边将他手中的匕首扔进河里,双手捧着那张满是污痕的脸道:

“以后不要再碰这种东西了,不好。”

只要把他留在身边,她是可以保护他的。

“世子?”

安子阳低头看着满脸污痕的那人儿,看清那一双点墨般的双眸后脸上的神情更加凝重了。

就在这时,河对岸传来一个声音,紧接着火光簇拥里走出一名穿着黑色盔甲的男子,对着他们大声道:

“安子阳,快放了我们四皇子!”

听到这里众人一惊,只有楚莲墨目光清浅地盯着河底,静默地瞧着里面一道闪烁不停的银光。

“蠢货。”

被押着的少年低低开口,忽然抬起头目光阴沉地盯着那个满脸污痕的人儿,冷声道:

“喂,你就是那个黑莲精?”


(编辑:清枫学长)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业务范围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版权所有:家庭教育-家庭顾问网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Copyright 2004-2023 edu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沪ICP备08103758号
网站信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