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育-家庭生活-家庭顾问网
  当前位置:家庭教育-家庭顾问网 > 家庭教育 > > 正文

快点进来嘛人家要|暗卫含着做到哭

   日期:2020-05-15 20:40    

 

四月,雨潇潇洒洒的下了大把个月,天光终于放晴,云山西侧的悬崖连着无妄海,听老一辈的人说,以前悬崖旁的梨花开着的时候,可以隐隐听到鲛人的吟唱。

人群聚集之地,无聊间的闲谈,也往往会牵扯出各种秘辛,就比如,云山掌门人曾与一鲛人相爱,不顾前掌门反对要与之成亲,后不知为何却一夜白发,继承掌门之位后便深居简出,常年闭关,将大小事务都交给大弟子陆晋轩处理。

那是一个怎样的景象,西山悬崖边的梨花像云烟一样弥漫着,钟珂提着临行前白莫送的桂花酿打算找个好地方小酢一杯,风从大海深处吹来,拍打着悬崖边的礁石,那个人的身影在白色的花雾中逐渐清晰,头发随意的用一根玄色丝带扎起,丝带上隐隐浮动着暗金色的花纹,他长身而立,一身素色衣衫随着风上下涌动,他有着一张很年轻的脸,但眼睛却深沉漆黑,一眼望不到底,仿佛没有任何的情绪,薄唇微呡,谪仙一般,好看却不真实,浅浅的梨花香在鼻尖缠绕,只见他的眼神愣愣的盯着前方探出的花枝,仿佛入了神一般。

钟珂提着酒壶不自觉的走近:“你可数清了这枝上有几朵花儿?” 她鲜少与人搭话,这话一说出口,自己都楞了一下。

好听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三十二朵。”

她抬眼看着那花枝,三十二朵?面前的人面部有着清冽的线条,说话的声音像泉水叮咚,好看的笑容让人觉得舒服,让她想起白莫,可是白莫的笑容是浓烈而灿烂的,也从不会寂寞到去数这花枝上到底有几朵花。

他很寂寞,意识到这一点,钟珂不由抬头看向了身旁的人,意识到那道审视的目光,那少年却忽而一笑,转过头,目光浅浅的看着面前提着酒壶的少女。那是一张他未曾见过的稚嫩的脸,素色的衣衫没有过多装饰,衣袂上繁复的图案显出一个“云”字。淡漠的眼神好像对什么都毫不在意的样子,可是他却知道,眼前的少女是个善良的人,他看向那双眼睛,里面似有点点星光。

“你是新来的弟子?” 少年看着她,是笃定的语气,一副长者姿态,想起前些日子那老头钟礼刚跟他说过要把女儿钟珂送来云山。

钟珂啊,小珂儿,陆晋轩看着眼前的少女,找到了她眼角那滴熟悉的泪痣,恍惚看见了当初那个总是一脸没有表情的小女娃,陆晋轩不由低声笑了起来,这才几百年没见,当初那个肉肉的小丫头都长这么大了。

看着面前表情莫测的某人,钟珂心里嘀咕,年少老成,不想再搭理他了。

“恩。”她拿起酒壶,是新来的,今日刚来,十一师兄扔了几套衣服,安排了住处,说是稍后带她拜见大师兄,然后安排教习的老师,可是自己等了许久,也不见十一师兄回来,她估摸着些许是忙忘记了,便一个人瞎逛,然后便找到了这处好所在。

选了一颗不高不矮的梨树,纵身而上,隐于纷纷的梨花间,打开酒壶饮了起来。花瓣随着风飘在地上,酒香悠悠飘散,树下的人忍不住开口:“没人教过你好的东西要跟人分享吗?”

树上的人抬起眼睛,有些懒散道:“我们不认识。”口中虽然这么说着却将剩下的酒连带着瓶子扔了下来,素色长衫的少年一手接住,轻嗅了一下:“好香,那我就先谢过小师妹了。”

等等,小师妹,等钟珂再起身来看,哪里还有那人的身影,说走就走,酒瓶子还没还呢?那可是白莫亲手烧制的锦兰玉瓷。嘱咐我以后要还的呀!算了,且等明日再看吧,这样想着,她竟在梨花树上睡着了。

天色变得灰暗,流云将铺洒的阳光挡在上空,阳光慢慢消散,柔柔的月亮从无妄海的尽头升上来,风带着海浪拍打着崖边的礁石,轰隆隆的声音像是要掩盖住所有其他的一切,眉头微皱,在一片轰隆隆的声响中,梨花枝上一双淡漠的眸子缓缓睁开,流云被风打乱,乱七八糟的,像是谁胡乱洒在天空的泼墨,月色映在海里,被打成无数的碎片。

有什么东西被海浪拍打在礁石上,然后又被浪花拉进水里,尖锐的岩石在身上划出长长的伤口,鲜红的血染红了整片海域,又一个浪打过来,背部的伤口被岩石摩擦的生疼,血液一点一点的从身体里面流失,手臂慢慢变得无力,他的神色变得黯然,眼睛里面却像是跳跃着邪肆的火焰,手生生的扣在岩石里,全然不顾上面翻飞的血肉,那样拼尽全力的避免再被海浪拉进水里,风呼啸的间隙里,所以的力气仿佛都已经消耗殆尽,恍惚间他好像看见那些海浪化成了无数苍白狰狞的双手,它们抓住他的身体,妄想把他拖进无尽的深渊,手再也没有力气抓着岩石,无法挣脱身下海浪的力量,就这样吗,再次被拖入海底,陷入深渊,失去生命,再也没有机会去手刃敌人的的性命,多想亲手扭断那些人的脖子啊。

恍惚间,他突然感觉手臂被人一把抓住,连拖带拽的,一路把他拽到岸上的岩石上,完了之后那人还淡定的在海水里洗了洗沾满血污双手。

钟珂甩了甩手上的水渍,看着岩石滩上气息微弱的男人,身上全是血肉翻飞的伤口,伤口还没有结痂,鲜红的血液从那些伤口里面流出来,他仿佛是一个血人,唯一不同的是他的下身是一条长长的鱼尾,这是个鲛人,难怪长得如此好看,脸部的线条利落俊美,气质更多偏向阴柔,他的眼睛是湛碧色,少见的颜色,不过如此神秘的种族,怎么会浑身是伤的出现在这里。

“你是鲛人”,他听见那个少女跟他说了第一句话,他点头,费力的结了一个古怪的印,然后鱼尾消失,再出现的是一双人类的腿。

“算是吧,你是云山的弟子?”

“算是吧。”今天刚到,也还未正式拜入师门。

他愕然,算是?


(编辑:清枫学长)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业务范围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版权所有:家庭教育-家庭顾问网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Copyright 2004-2023 edu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沪ICP备08103758号
网站信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