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育-家庭生活-家庭顾问网
  当前位置:家庭教育-家庭顾问网 > 家庭教育 > > 正文

我在老婆面前干了姨姐k/被老外插过程讲述

   日期:2020-05-15 20:40    

 

“自始至终、都是孑然一身…”周夏傻傻的重复道。

她和哥哥18岁以前是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18岁后的一天突然失去了双亲。

但金钱不缺,身边一直有着哥哥照顾,有些不能理解这样听起来就带有孤寂的话。

安安督过口中喃喃咀嚼着她话语的周夏淡漠无波道:“被遗弃在外后被送入孤儿院。”

“啊!”周夏瞪大眼睛从哀伤中回神语无伦次道:“安安我不是,安安我刚刚有些傻了,没有刨你伤痛的意思,不是我的意思是…”

“夏姐的意思是,我刚刚说一车都是没什么牵挂的人她脑子有点懵顺其自然就问到女神您的身上了。”庞元替周夏揽过话头道。

“夏夏每次想到我们的父母就会沉浸在难过里,她说的话会有点不经大脑。”周春也是帮着解释道。

安安看着焦急的几人有些无语,她也没说什么啊~

听你们一起说起自己的家庭然后问到她头上时顺嘴一接口道而已,用得着这么如临大敌么~

“我能问问你们,我回的话有什么不对吗,用得着你们一副大惊小怪的唯恐我会修理你们的模样。”

三人左瞧瞧右看看安安的脸色,好一会儿后终于肯定了安安是真的不介意。

“那不是以为我是挖了你的伤口了么!而你见我正伤心难过就不好意思不说自己的经历。”周夏垂着眼小声道。

安安挺翘的睫毛一抖闪直言道:“放心,你在我这面子还没那么大不会因为你而勉强我自己的。”

周夏脸皮一抽,“安安有些话不用这么直接说出来的,自己明白了就行了。”

不用这么直白的挑明她自作多情!

随后她还是忍不住弱弱的问了句,“安安真的不在意吗?”

安安耸耸肩无所谓道:“很小的时候也许有点吧,但稍大些时就没感觉了。”

周夏抿着嘴,蹙着眉,移开视线,但心里对安安的回答还是有点将信将疑。

安安是个要强的人,也许她是将伤感藏在内心最深处,又或许那点伤痛是非常微弱的,连安安本人都给忽略过来了。

不过以后千万不能再提到家人了,安安绝对不会喜欢有人来安慰她的!

周夏在心里对自己再三叮嘱道。

周春不敢直接看向安安,但目光也是在安安周围似有似无的流转,心里对安安小时候的经历很是心疼。

倒是前座的庞元看的很清:女神绝对是毫不在意,估计现在她的亲爸亲妈找来,她也能目不斜视的离开~

他们再要纠缠,估计女神可能就是毫不留情的洒绿光。

不是对他们心存怨恨,而是真的对他们毫不在意心无波澜,就是普通人而已啦,别人来找茬不耐烦了,她会怎么做呢~

那当然是不跟你瞎逼逼,一个字就是干,当然女神是不会这么没档次的料理人的,这个时候当然就是洒绿光的时刻啦~

没错,在所有人的心里,大佬一但心有不爽时,标志性动作就是洒绿光!

周家二兄妹完全是当局者迷,夏姐是很在意女神,所以觉得她在逞强。

而春子那点心思他多少能看出来一点,指不定心里在暗搓搓的心疼着呢~

只不过女神威慑力太气场太足,没胆子趁机去撩妹,说上几句肩膀借你啊~

不过也还好是没胆子去,不然就不是肩膀没借出去,而是肩膀要骨折啊~

如果安安听到庞元的心里话时一定会赞叹一句,精辟~

不管是对经历的不在意还是对让她不爽的人的教训方式,都总结的很不错。

然后洒几点绿光作为回报,小仙女的心思,岂容你一届凡人随意揣摩~

“哎哎~所以你们就将那人留在那了吗?”庞元岔开话题心里也的确是颇为好奇。

安安放松身子懒懒的躺下,“他自己主动被感染了。”

庞元一愣,“之前见他还是个很惜命的人,没想到这么看重家人,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要。”

“父母妻和子都没了是一方面,还有一部分是自己也没勇气再在末世里挣扎了。”安安一腿架起找了个舒坦的姿势随意道。

“怎么说?”周夏也被撩起了兴致,身体朝安安倾去。

安安一手支着下巴道:“和平年代时,出现了他这种情况也只用一场车祸什么的,那你们觉得他一人幸存下来,他就会自杀么。”

“不会。”庞远摇头道。

周夏也是点头赞同,“那时我父母出事了,心里非常痛苦也是从来没有自杀跟他们去的想法。”

周春接口道:“再怎么悲痛欲绝也只能将他们的后事处理好,再用漫长的时间来自我舔舐心里的痛苦。”

“我也瞧见过那人几次,每次无意间瞧见他,对方都是一副麻木的模样。

不过大多数的普通人都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他在之中也没什么稀奇的。”

普通人一般都不会靠近进化者这一片区域,我每次碰上他他不是从莫成昊他们那出去就是要进去。

对方永远是悲愤欲绝的模样。

莫成昊那些人都是心里有成算的人,不会每次都将事做的很难看。

对方是个心气高的人,有求于人而对方态度平平时,就会觉得对方看低他瞧不起他。”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周夏接口道

“他每次去莫成昊他们那,就会觉得自己是要去卑躬屈膝了,但他可能会在心里安慰自己,忍耐住~这为了家人。”

“所以全家人都没了后,他觉得自己一个普通人以后为了生存还是要继续卑躬屈膝依附别人才能生存下去。”周夏以方播的角度做假设。

“即使是要小心翼翼依靠进化者,却还是随时会有未知的危险可能降临,他心理承受不住这沉重的压力了…”周春也是做猜想道。

安安点头,“家人的死成了最后…一捆柴火…家人对他还是分量很重的。”

“末世前如果家人都走了,他再痛不欲生也不会有自杀念头,要么度不过坎,独过余生。

要么几年后走出伤痛重组家庭。但末世以后,在残酷危机四伏的环境中,重重打击下心里奔溃,还是选择了死亡。

和家人一起消失在这个让他看不到希望的末世里。”

安安缓缓道来,随后又做了最后的补充,“这都是靠我的猜测,真实情况也只有死去的当事人才知道了。”

“我觉得安安猜的八九不离十。”周夏叹服道。

安安拿出水壶抿了些凉茶淡淡道:“猜的准确性再高也只是猜的,标准正确的答案早已被带走。”

水壶放下安安将大衣盖在身上,闭上眼睛,“话题结束,进入休息时间。”

其他几人也没有再唠嗑的心致,商务车内再度沉静下来

就在安安第二次似睡似醒,与周公都碰面了,打了声招呼后正要侃天时,她突然一把掀开没入头顶的大衣,睁开双眼…

:。:


(编辑:清枫学长)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业务范围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版权所有:家庭教育-家庭顾问网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Copyright 2004-2023 edu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沪ICP备08103758号
网站信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