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育-家庭生活-家庭顾问网
  当前位置:家庭教育-家庭顾问网 > 家庭教育 > > 正文

啊梁大人紫薇要 出租屋里的女人

   日期:2020-04-05 21:17    

 

况州城内无军阀望族,一个知州坐镇全局,领兵也就小五千,根本不足为惧。

擒贼先擒王!

王闯领着青玄趴在知州大人吴荣忠的房顶上,撬开一匹砖,见着床帐内大人与百花楼翠枝的鼾声此起彼伏,王闯默默的在心里直犯嘀咕,“老吴,我今天可要对不起你一次了。”

他抬头向青玄使了个眼色,侧过身直接跳下了房檐,一个干净漂亮的落地动作后,悄悄的贴在房门下,满脸严肃,回头,却不见青玄跟来。

王闯回到院中,抬眼青玄仍在房顶,见她一脸茫然盯着自己的模样,王闯无奈的挥挥手,压低声音道了一句,“下来!”

不料这一声竟引来了后衙巡查的侍卫,警笛长鸣,一时之间,狭窄的后院火光冲天。眼看聚集而来的人越来越多,王闯心想,老吴,看来今晚你非死不可了!

他本想悄悄掳走吴荣忠逼他就范,让他救人,等事态平息后再把他放了。如今这样的局面,是他未曾料到的。王闯看着眼前明晃晃的刀刃,把心里一横,心想,既然都做了,那就干一票大的!

情急之下,他一脚踹开了知州的房门。大刀出鞘,刀身锈迹斑斑,只见王闯手起刀落,正起身往门外走的吴荣忠人头咕咚一声坠地。那人头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咕噜咕噜的滚到王闯的脚下,他一把拎起就往外走。

这时床上的翠枝才从梦中惊醒,起身见知州大人的腔子倒在地上,泡在一地的血浆里,尖叫一声,又昏死了过去。

“吴荣忠已死!人皇无德,……苛捐赋税,民不……”

王闯好听戏文,角儿们唱的那些个文绉绉词他背的滚瓜烂熟,如今正能派上用场,却因一时紧张忘得干净,于是只好直接去掉鼓舞人心的话,高声直言道,“今日我王闯,反了!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聚集全城之力,救五里村的百姓。”说到这里,他愤怒的举起吴荣忠的人头,“这个臭不要脸的狗官,满嘴谎话,骗所有人说只是时疫,简直他妈的就是胡说八道,老子亲眼去看了!那个惨啊!”

围着他的侍卫都看傻了,心想这还是平日里那个恶贯满盈的流氓么?是不是疯了?

正当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之际,“咣当”,最后排的一个小兵将手里的大刀摔在地上,扑通一声重重的跪下,带着哭腔说道,“我就是五里村人!村子已经被封死了,这个吴荣忠不是人!要一把火烧了整个村子!”语毕,嚎啕大哭了起来。

这时候后衙住着的师爷才醒过神。

他听见院子里有大动静,随手抓了件袍子往身上一披就窜了出来,刚来就见着吴荣忠的人头被死死的攥在王闯手中。

他当然是认得王闯的,顿时被吓的三魂没了七魄,听见小兵的话,又见侍卫都已经放下了举起的武器,料定大势已去,才从人堆冲出来,挤到王闯身边,马屁还没有开始拍,只见王闯一刀劈下去,又是一具死尸倒地。

王闯满脸厌恶的朝着师爷的死尸吐了口唾沫,道,“呸!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平日里长期被狗仗人势的师爷欺压的将士们见状,皆高举手中的兵刃叫好,“王闯!王闯!”一时间呼声震天。

青玄还楞在屋檐上,这一场兵变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她还未消化完过程,就已到了结局。

王闯手中那颗血淋淋的人头着实让人恶心,他见大事已成,甩手将人头扔了出去,抬头冲着青玄大喊道,“你还不下来。”

这时青玄才回过味儿,点点头,从屋檐上纵身跳下。

天还未亮,王闯带着青玄和几队侍卫快马走遍况州全城,手起刀落又砍了好几颗人头,暂时平了内里,又整顿了全城的兵力,叫醒了大小药铺、粮食铺、裁缝店和被褥铺子的先生、掌柜们,搜罗了好几车的物资,紧赶着就拉出城门送去五里村。

“你就说爷的智谋如何?”骑在马上的王闯看着身后浩浩荡荡的队伍,得意洋洋的对一旁的青玄炫耀道。

青玄递给他一个犀利的眼神,心想,你这也配叫计谋,简直就是一个莽夫。

离村口还有几百步,一行人见前方火光冲天。王闯与青玄相视一眼,夹紧胯下的马鞍,勒紧缰绳急忙赶过去,五里村早已成为一片火海。

一个手持法棍,身壮如牛的和尚一脸从容的立在火海前,背对青玄二人。和尚的脚边躺着昏厥过去的曲芙,她仰面朝天,一脸泪痕,蓬头垢面,衣衫还有几处被火烧坏的破洞。

青玄眉头一皱,顿时怒火攻心,抽出身后的赤骨剑,飞身上前一脚踢在和尚的后心。她被一股真气反弹好远,收脚一路向后划,反手将赤骨剑插入地下,方才稳稳的停住。

抬头,眼冒火光!

和尚纹丝不动,道一句,“喃无阿弥陀佛”。缓缓转过身,目光犀利的盯着地上的青玄。

他身高丈二,一张三十出头的脸举世无双。一袭纯白的僧袍,僧袍外套着暗紫色的袈裟,袈裟之上用黑金秘银丝线绣着莲花图腾,颈子上挂着一串暗黑色墨玉挂珠,一百八十粒,每一粒挂珠都从宝石中心透着幽幽红光。

蹲在地上的青玄调整好内息,猛然起身,向大和尚奔去。待到靠近他身侧,一刀倾斜向上朝着和尚的右眼刺去。青玄的刀速极快,见和尚从容的躲过,顺势又将刀横着向左扫了过去,乘和尚避过利刃的同时,青玄左手一记重拳冲着他丹田上三寸的命门击去。

眼见一连串致命的攻击都被大和尚轻松躲过,青玄额间青筋暴起,下脚狠狠的向和尚铲去。只见她左右脚交替不停的对和尚的下盘攻击,双手也不闲着,时而挥拳,时而抡刀。招招出其不意,却伤不到和尚分毫。

大和尚可以感受到青玄内心难以遏制的怒火,邪魅的歪嘴一笑,紧盯着她的眼睛,双唇未启,用千里传音说到,“即便是你的父神,也不敢对贫僧如此无礼。”

青玄微微一怔,攥着刀的手在距离和尚胸口半尺的地方犹豫不前。她在心底问道,“你认识我父亲?你是谁?”语罢,伸手想擒住大和尚的手臂,却被他一拳击飞。在半空划出一条完美的抛物线,青玄重重的摔在地面,呕出一口鲜血。

大和尚无心恋战,一招制敌。他的目光被不远处手持大刀的王闯吸引,开口问道,“这把刀?”

王闯早已被大和尚吓的屁滚尿流,肝胆俱裂,哪里还能答话。他努力的假装镇定却抑制不住全身的颤抖。

这刀是王闯四五年前从一队西疆小商贩那里夺来的。

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是一把宝刀,刀长一米,刀钢散着碧油油的寒光,刀刃吹毛立断。只是可惜了那价值连城的黑金秘银辫丝刀鞘,被不识货的王闯扔掉,换了一个镶满珠宝、俗气至顶的鎏金錾刻刀鞘。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刀身开始慢慢生锈,刀刃也变得越来越钝,磨断了几百个磨刀石也无济于事。宝刀成为一柄废铁,王闯却因对其情有独钟,一直留在身边,全当一跟铁棍吓唬人用。

“这……这……这可是况州,由不得你一个和尚在这里撒……”他哆哆嗦嗦,壮足了胆子,岂料“野”字还未出口,便被快速移动到面前的大和尚抗在肩上。

“你想干什么!你放我下来!”奋力挣扎的王闯反而被大和尚勒的更紧,呼吸不再顺畅,憋得满面通红,再发不出一丝声音。

见大和尚二话不说扛起王闯绝尘而去,腹痛难忍的青玄这才放松警惕,艰难的爬到曲芙身边,细探之下,见她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方才安心。

大和尚不屑与青玄动手,出拳时仅用了不到半成的功力,将所有力气汇集在她痛感强烈的神阙穴,也仅是为了替她打通一处被封死的筋脉。

蜷缩在地上的青玄,明显察觉腹部的疼痛随着掌心几处穴位逐渐滚烫而慢慢消失。她起身盘腿运气,久违的太阳真火由掌心三火穴喷涌而出!逆行真气,感觉体内被真火灼烧至滚烫的血液在沸腾!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慢慢恢复,收功,望着眼前的火海,青玄抱着怀里的曲芙陷入沉思。

青玄惊异的发现,五里村被山林环绕,这样一个大风天,火势却没有蔓延开,甚至连村外一颗杂草都没有被引燃,这一场火太不寻常!回想起大和尚那张并不慈悲的脸,青玄眉头紧蹙。

这时配送物资的一群人方才赶到,见眼前的五里村,众人惊的目瞪口呆。

这场大火一烧就是一整日,如何扑都扑不灭,最后整座村庄化为尘土,一片砖瓦未剩。

青玄请来况州城的大夫们替曲芙诊脉,大夫们直言曲芙大限已至,遗憾的表示自己无力回天。

望着病床上的曲芙,青玄第一次陷入绝境。握着曲芙逐渐冰凉的手,她悄悄的抹掉夺眶而出的眼泪,迷茫而失落,不禁感叹这浩瀚三界,广袤无垠,在自己最无助之时却无人可投靠,何其悲惨。

这时,詹子瑜的脸浮现在青玄的眼前,她连忙找来马匹,抱起曲芙,星夜兼程,赶往北境。


(编辑:清枫学长)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业务范围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版权所有:家庭教育-家庭顾问网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Copyright 2004-2023 edu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沪ICP备08103758号
网站信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