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育-家庭生活-家庭顾问网
  当前位置:家庭教育-家庭顾问网 > 健康常识 > > 正文

跟闺蜜的男朋友啪好多次 纯肉高h有细节描写的

   日期:2020-04-06 12:42    

 

路易整张脸都是惨白的,像是涂了一层厚厚的粉,得要乔搀着才能走路。

走出那栋房子,外面还是暗沉沉的,天空像是被一层黑色的幕布遮住了,光线很难透过来,一抹诡异的血红色挂在天边。

走到了院子里,乔才发现自己不知道出去的方法。

“这下麻烦了。”路易勉强站直了身子,不再靠着乔,他四周环顾了一圈,:“我们不能在这里待太久,停留时间过长会被这个世界同化。”

“那会怎么样?”

“要么消失,要么变成没有理智的怪物。”路易扶着墙边站定,大喘一口气:“你是怎么进来的?”

乔将自己进来时的经历说了出来,路易忍不住侧目多看了他几眼。

“现在还能用这个办法出去吗?”

乔试了试,发现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感觉,也看不见那道漩涡了,他们两个被困在这个世界了!

“没办法出去了吗?”

乔开始意识到事情的棘手了,他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这才问道:“你以前有过类似的经历吗?总会有办法的吧。”

路易深深看了他一眼,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我试一试。”

乔看着路易闭上双眼,嘴里开始念叨一些听不懂的咒语,过了大概一盏茶的工夫,乔看见眼前的世界有了微微扭曲的迹象。

“我以家族的荣耀命令,降临于此。”

随着一身低吼,路易将两只手合在了一起,一道暗金色的图腾从他的手肘处显现,慢慢朝着指尖蔓延。

与此同时,两人的面前出现了一道模糊的大门,那扇门看起来并不稳定,似乎随时都有消散的可能。

“可以走了吗?”乔问道,他回头的一瞬间才看见路易的脸色不太对劲,浑身的血液都像被抽干了一样,脸上的皮肤隐隐变成了透明的颜色,可以看见皮肤下一道道纵横交错的青黑色血管。

路易的喉头上下鼓动了一下,他的声音低得快要听不清了:“我坚持不了太久,待会门稳定下来,你先离开,出去之后找到我的包裹,里面有一个铁制的浮标,用他可以将我拉出来。”

乔深深看了路易一眼,路易的眼神已经没有了焦距,他没说什么多余的话,只是郑重地保证:“等着,我很快就回来。”

乔第一次感觉到时间流逝的缓慢,他不时转头看着路易的情况,当门稳定下来的时候,路易的眼睛已经快要闭上了。

他没多看路易的情况,径直打开那扇门冲了出去,伴着脑海中传来的熟悉眩晕感,下一秒他就出现在卧室中了。

路易在床上躺着,浑身泛着青黑的颜色,他的手肘处显现出一道黑色的纹身,隐隐透着沉暮的血色,正是这道血色阻止了死气的蔓延,吊住了路易的一口呼吸。

乔打开卧室的门一路冲了出去,他没刻意压低自己的脚步声,很快就吵醒了一些睡眠浅的房客,幸好没人出来查看,大部分人都是低声咒骂了一声就继续进入梦乡了。

楼梯在走廊的另一头,等他跑到那里的时候才发现楼梯对面的房间已经打开了,肖正披着一件外衣举着烛台站在那里。

“怎么了?”

乔摆了摆手,冲过去抢走烛台就冲了下去。

一楼黑漆漆的,门口处点着一盏小灯,看门人正趴在桌子上打着盹,看到有人下来急忙冲过来打开大门。

“先生,出什么事情了吗?需要我叫大家起来吗?”

一连串的问题砸了过来,只收到一声沉闷的不用。

“真是古怪的一个人。”守门人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遵照乔的指令站在原地没有动。

很快,乔就从马厩那里赶了过来,他手上提着一个小小的布包,那是从马脖子下面找到的,里面只有很少的物件,他伸手一摸就摸到了一道长条形的铁状物。

顾不得看浮标长什么样子,他又一路冲了上去,等跑到卧室的时候已经快要喘不上气了。

肖大概猜到了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她回头确定简和堂娜都还睡着,这才拔脚往走廊那头走,刚到了卧室,乔就冲了进来。

没等她问清楚出了什么状况,乔两三步跨到床边,伸手拿着什么东西放到了路易的胸口。

“嗬嗬————”

路易猛然间坐了起来长吸了一口气,他的眼睛充血凸起像是要冲出眼眶一样。

肖还是没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大概猜到了他们遇到了什么意外,但看着两人的状态,她只能等着两人恢复过来。

乔则在一旁捂着小腹大口呼吸,刚才跑的太急,现在胸口似乎有一团火在燃烧,吸一口气进去都像是在受折磨。

路易的情况更糟,他挺起身子连喘几口气后就又倒了回去,肖上前查看,发现他过度劳累睡着了。

“睡过去了,没什么大问题。”

见乔看过来,她解释了一句,但心底还有些好奇,两人看起来很狼狈的样子,可偏偏外表没受到什么伤害,究竟发生什么了?

这么想着,她偷偷打开了灵视,这才发现路易身上的光芒淡的可怜,象是随时都要熄灭一样,幸好代表着生命的光芒正在不断恢复,乔虽然没有路易那么惨,但身上的光芒也是明灭不定。

等到乔休息够了,她开始追问两人遭遇了什么。

乔一一讲了出来,从他进入另一个世界开始,到路易打开门让自己出来结束。

“我没想到会这么棘手,”乔看起来有些懊悔,他转头望了一眼呼吸逐渐平稳下来的路易,松了一口气,说到:“我以为...我以为这是老师提到过的一种怪物,以为自己可以应付的来,结果...”

他没有再说下去,低着头看着地毯,良久长叹了一声。

肖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去看路易。

看着路易躺在床上,她突然有了一个想法,用意念聚集四散的能量,没费多大力气就将它们聚在了一起,这些温顺的小家伙们象是排队一样列成一排排,肖用意念引导它们慢慢进入路易的身体。

效果很快显现了出来,能量迅速融入路易体内,本该具有攻击性的能量出奇的配合,路易的脸色总算恢复了一点血色,不再是之前青白色的了。

“我守在这里,你先回去吧。”

乔的嗓音有点沙哑,带着一点疲惫。

肖有些放心不下来,她仔细感受了一会儿,发现缠绕在路易身上的淡淡压抑感已经没了,结合乔的叙述,她猜测是幕后黑手顾不上这边暂时放弃了,她仔细扫描了整栋屋子周围,没有发现什么危险,这才放下心来。

“我待会来换你吧。”肖估摸着现在的时间,想着待会儿换下乔,让他休息一下。

“不用了。”乔站起来走了两步,从床头的柜子里面找到一条长长的毯子,回头坐在了安乐椅上:“我今天晚上就和弗朗西斯先生睡一间房吧,休息的时候正好照看他。”

听到这里,肖也没坚持下去,她又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等到两人的灵魂都安定下来不再闪烁后才离开。

回到自己的房间,屋子里面黑漆漆的,她摸到床边,轻手轻脚地从简那边爬了过去。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吗?”

黑夜中突然传出来声音,声音的主人好像怕吵到别人,将嗓音压得特别低。

“堂娜,我吵到你了吗?”

肖伸手摸了摸堂娜的脑袋,其实不只是堂娜,她能感觉到简也醒着,只是没有出声,偷偷听着两人说话。

“没有,我是乔跑过去的时候醒的,”顿了顿,堂娜又开口了:“是他们出了什么事情吗?乔还好吗?”

肖能感受到堂娜语气中的不安,略微思考了一下,还是没透露出他们真正的遭遇:“没什么,是弗朗西斯先生出了一点事。”

“怎么了?”

“他半夜突然起了热,烧的有些迷糊,乔下去取了东西给他放了一点血,我也跟着过去找了一点药给他喝了,现在能好一点了。”

“这样啊。”堂娜听起来是信了,她咂咂嘴:“那位先生,我的意思是说——传说中的猎魔人也会生病吗?”

肖有点忍俊不禁起来:“好啦,猎魔人也是人啊,他们又不是铁打的,肯定也会生病。”

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有点蠢,堂娜偷偷吐了吐舌头。

“好了,早点睡吧,明天要早点起来,你总不想别人看到你睡懒觉的样子吧。”

好不容易将堂娜哄睡着,肖也迷迷糊糊快要进入梦乡,这个时候,她感觉到一双手慢慢从后面绕了过来抱住了自己,紧跟着一道身体贴了过来。

“肖小姐,有发生什么事情吗?——我可不像堂娜那么好骗,您能告诉我究竟怎么了吗?”

为了防止吵醒堂娜,简快要趴到肖的身上了,她说话带着一股软糯的味道吹在肖的耳朵上,让肖心底有些发痒


(编辑:清枫学长)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业务范围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版权所有:家庭教育-家庭顾问网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Copyright 2004-2023 edu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沪ICP备08103758号
网站信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回到顶部